相关文章

苏州创博会上朝珠耳机被抢光 文物画册无人问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故宫博物院开发的手机壳。罗薇薇 摄

  “八旗娃娃”系列玩具。 罗薇薇 摄

  朝珠耳机。 罗薇薇 摄

  在刚刚落幕的2015苏州创博会现场,最受欢迎的莫过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展位,朝珠耳机、“故宫猫”系列文具、故宫城门行李箱……展销才进行半天时,不少博物馆文创产品已被抢购一空。

  与此同时,苏州创博会现场也进行了一场名为“把博物馆带回家——博物馆视野中的创意产业”的论坛。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亚太文创协会理事长陈立恒、国内著名设计师贾伟对话,探讨“何种博物馆文创产品才让人有购买欲”。

  呆萌玩具、实用文具最受欢迎,文物复制画册乏人问津

  “为什么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一颗‘大白菜’那么红,大陆多数博物馆文创产品却没人买?”作为国内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走在最前端的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不禁提出这个疑问,“和国内很多博物馆一样,北京故宫博物院一开始文创产品主要是书画、瓷器、木器、铜器等文物复制的出版物,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宾,获得好评,但这些离老百姓日常生活太远,一般人根本不会买回家。

  记者在苏州创博会现场也看到了单霁翔提到的这些文物画册,但鲜有人过问,除了价钱太高,另一个原因是“不接地气”。相反,从去年就开始在网络上红起来的朝珠耳机、“故宫娃娃”玩具、“故宫猫”文具等,都卖得特别好。工作人员带来的20多个“如朕亲临”行李牌,两个小时就被抢空,朝珠耳机此后也被抢光。

  “很多博物馆在开发文创产品时思维陈旧。现代社会发展这么快,设计师必须琢磨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单霁翔告诉记者,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前开发的“故宫娃娃”系列玩具,引发了很多年轻学生排队购买,他们说“这个比‘芭比娃娃’还可爱”,更是让他不得去研究“年轻人最喜欢什么”。

  来自台湾的设计人陈立恒走访过全世界不少博物馆,“现存博物馆内文物的经典性毋庸置疑,复制保存这些经典是首要的,但也必须进行淬炼和二次设计,只有在设计时与现代人思维结合起来,才能让这些文物更上一层楼。”

  著名设计师贾伟与不少博物馆合作开发过文创产品,他以几款产品举例体现了“如何把高大上的博物馆文物做成实用的‘家常菜’”。秦始皇兵马俑是国人耳熟能详的文物,很容易给人“老古董”的印象,贾伟提炼了兵马俑的发髻、铠甲等元素,设计出了一款实用的兵马俑茶壶,发髻为壶盖把手,盔甲为壶身花纹,传递了兵马俑威武的特征。另一件是编钟调味罐,“在形状上,调味罐是编钟缩小版。另外编钟是奏响音符的乐器,调味罐蕴含着在厨房奏响生活的音符。”贾伟解释说。

  “八旗娃娃”不倒翁设计获赞,质量包装却遭吐槽

  在苏州创博会现场,也有人对北京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提出了更高要求。大学生刘夏花20元购买了一个“八旗娃娃”不倒翁玩具,“乍一看觉得挺好玩也挺有创意,外包装盒子质感还行,但里面简陋的塑料包装和不太精致的做工,与它的设计不匹配。”另外现场颇受欢迎的故宫雨伞,也有人吐槽伞质量还不够好。

  单霁翔也表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文创产品设计数量上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现在要开始朝质量提升方面努力了。”

  陈立恒觉得,在很多人思维中,博物馆文创设计产品还是比较便宜的,这个思维应该有所改变。“博物馆里的文物能留存下来,是因为它的设计、工艺、质量都是最好的,它的衍生品也应该非常精致,才符合博物馆的高格调,也才能发挥博物馆文创产品的文化传递功能。所以,在我看来,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不应该是过几天、过几年就变成了垃圾,而是更应该注重设计、注重品质、注重做工,甚至应该成为零缺陷的艺术品,甚至可以成为‘传家宝’。”

  故宫博物院新文物商店内,仿古餐具摆出“家的感觉”

  很多人认为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上成功,就能卖出去了,在专家看来,这才成功了一半。博物馆的文物商店被称作“博物馆最后一个展厅”,如何摆放这些设计品也成了博物馆工作人员关心的问题。

  “很多博物馆文物商店与故宫博物院老文物商店的情况类似,摆放比较凌乱,也谈不上什么布置,大多数并不是故宫博物院自己设计的文创产品,而是旅游景点就能买的廉价纪念品。说实话,人一进去都没有购买的欲望。”据单霁翔介绍,即将于10月10日亮相的故宫博物院新文物商店中,文物选择和布置都将焕然一新,“我们规定所有产品必须是自己的。这些产品在布置摆放上,必须能体现出设计感。比如,有一套根据我们馆内文物复制的仿古餐具,我们会将它专门摆放在一张有设计感的餐桌上,再通过打光,营造出一种家的感觉。游客路过时,感受到这种气氛,才会更想把它带回家。” (罗薇薇)